国五”排放标准切换“国六”的时间节点应该是在三年后-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重庆新闻630
点击关闭

汽车国六-国五”排放标准切换“国六”的时间节点应该是在三年后-重庆新闻630

  • 时间:

小吃店燃气爆炸

要知道,中國本土汽車企業已經享受了10年以上市場紅利,主流的本土汽車企業從1984年合資時代起,至今已經過30多年的無風險經營歷史,在這麼長的時間里都沒能形成與世界級車企競爭的實力,「延長三個月緩衝期」也不可能有實質性的改變。

得益於有針對性的技術儲備和戰略規劃,長城汽車和吉利汽車便實現了「國六」車型的部分升級,而一些銷量不佳、技術轉換緩慢的自主品牌在7月1日國六標準執行后,出現了無車可賣的尷尬情境。

同時,我們還要看到,由於自身技術的不成熟,相關核心技術掌握在跨國零部件巨頭手中,不少自主品牌車企需要尋求向博世等跨國零部件的巨頭購買相關零部件,並得到技術支持。這也是導致自主品牌在技術更新上落後于跨國汽車集團的原因之一。

不知不覺,國家第六階段機動車污染物排放標準已經在我國數個省份執行了接近一個月。按照此前的規劃,「國五」排放標準切換「國六」的時間節點應該是在三年後。

這也恰恰暴露了一些自主品牌技術儲備和技術研發前瞻性不足的問題,在核心技術上的缺失,導致其只能受制於人,影響了自身競爭力。

實行「國六」排放標準並不是臨時起意。早在2016年,有關部門就已公開徵求意見並完成國家標準,當時的計劃是2020年開始實施。然而,2018年7月3日,國務院印發的《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中明確提到,2019年7月1日起,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三角地區、汾渭平原等大氣污染嚴重的重點區域和珠三角地區、成渝地區提前實施「國六」排放標準。

「國六」排放標準的提前到來,讓原本已經進入寒冬期的國內車市雪上加霜。甚至有輿論認為,提前切換「國六」加劇了我國汽車市場的下行趨勢。

「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環保是汽車產業未來的競爭關鍵點,中國汽車企業要參与國際競爭,主動升級環保排放水平是不二法門,自主品牌如果沒有意識到環保對汽車產業的重要性,那隻能說明根本不具備參与國際競爭的資格。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走「環保去產能」的路徑,無論是對推動行業轉型升級,還是提高環境清潔度都能夠起到很好的拉動作用,「國五」切換「國六」可謂正當時!

這可以從「國三」切換「國四」、「國四」切換「國五」過程中看到一些影子。當時,我國汽車企業都以時機不成熟為由,推三阻四,最終導致排放標準切換落地時間比預定時間延後一到兩年。

當今年「國六」排放標準到來之前,同樣的一幕再次上演。不少經銷商呼籲廠家應立即停止向「國六」地區經銷商供應「國五」車型,並建議給予經銷商不低於3個月的過渡期,用以消化庫存。

如今,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汽車產銷大國,理應有一個適應國情且走在世界前列的法規。號稱史上最嚴的「國六」排放標準,最大的變化是不再一味地參照歐洲標準,而是引入了中國特殊的工況,同時借鑒了美國環保標準。據了解,「國六」前半段執行WLTC(全球輕型車統一測試循環),後半段採用中國的自主知識產權的CATC(中國工況)。

與此同時,在「時間緊、任務重」的技術升級面前,並不是所有的國產自主品牌都顯得那麼慌亂。

今天,汽車產業已進入了短兵相接的年代,小規模弱勢資產無法支持競爭,大批弱勢品牌將出局,產業關停並轉會成為常態。同時,一場席捲全球汽車產業的大變革已經進入深水區,如果想要追求汽車產業高質量增長,就應該堅決加速淘汰落後產能,加速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步伐。

在「國五」切換「國六」的過程中,合資品牌由於在技術方面儲備充足,表現較好。其中,奔馳、寶馬、奧迪等豪華品牌在6月初基本完成了「國五」車型對「國六」車型的切換;廣汽本田、東風日產、一汽-大眾等車企在今年年初就已經在執行「國五」和「國六」產品并行銷售的政策,並且針對提前實施「國六」標準地區的經銷商配置更多「國六」車型。

不可否認,「國六」執行時間的前移,的確打亂了一些廠商既定的產品計劃,同時也讓不少經銷商不惜虧本甩賣,也要將「國五」庫存車清理掉。否則「國六」一旦開始執行,「國五」車在當地將無法上牌,與「廢銅爛鐵」無異。倉促之間,多方都顯得有些「無措」。

由此不難發現,上述提前實施「國六」的區域,除海南省之外,其他都是國務院明確要求的地區。此外,對於「國六」提前實施的時間,汽車行業也早有預警。

在「國六」排放標準實施接近一個月之後,我們應該用理性和客觀的眼光來審視這件事。

今日关键词:雪莉疑似留下遗书